诗歌书籍

第327章 你敢打我!港岛大亨最新章节

作者:本站 | 分类:现代诗歌| 浏览:173

第327章 你敢打我!港岛大亨最新章节

“没…什么。

n∈”林清霞暗自叹了一声气,其实就算确认了是哪个人非礼她,她也不可能在这种场合跟对方计较。 “我刚才好像见到他伸了一下手。 ”叶景诚脸色变得更加凝重,表现出来的那一份自然,直接可以拿一座最佳男主角奖回家,说完叶景诚还往王文洋那边移了移脚步。 “不要冲动,可能他是…不小心碰到。 ”林清霞双手捉住叶景诚的手臂,并为自己找了个下台阶。 不过心里更加确认是王文洋所为。 只是她实在不想将事情闹大,于是朝叶景诚摇了摇头让他算了。

“什么情况?”王文洋回过头来,特别是看到林清霞挽住叶景诚的手臂,还以为两人的敢情发展得如此快速,马上露出几分不自然的脸色。

再结合他刚才故意洒酒的行为,让林清霞感觉他是在装模作样。 “你是茵茵的朋友,茵茵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。

”叶景诚将林清霞拉到一旁,以一种不可置疑的口吻说道。

这番话不禁让林清霞心底一暖,突然感受到一份来自男人给与的安全感,这一份安全感不是她单恋的秦汉能给到的。

她也想要有一个这样的男人,可以在身边关怀、呵护她。 所以她看向叶景诚的的眼光变得微妙,仔细观察还可以感受出几分小女生独有的痴迷。 “不行!”林清马上霞清醒过来,先不说她跟叶景诚有没有可能。 两人中间还隔着一个胡茵梦,难道要她对不住这个好朋友?而她眼见自己没把叶景诚拉住,就知道会有不好的事要发生。 果不其然,叶景诚走上去连责怪的话语都省了,直接是一拳朝反应不及的王文洋挥去,这一拳结实的打在王文洋左边脸颊。 “咚!”王文洋料所未及,又因为叶景诚力气之大。 这一拳差点打得他翻白眼,身体飘忽的左右倾倒,最后和地面来了一下亲密的接触,发出一道沉闷的撞击声。

“你敢打我!”王文洋一副惊魂未定。 因此,再次惹来来宾的瞩目。 只是这一次,更多人是一副惊愕状态。

不明白叶景诚为什么会突然动手,而王文洋难堪的扶坐了起来,顺带吐了一口牙血出来,看起来却是有些掺人。

“打你又怎么样?还是说你敢做又不敢承担后果?”叶景诚以俯视的姿态说道而从王文洋的理解,认定叶景诚为了刚才洒酒的事,现在借机会对他进行的报复。 殊不知叶景诚其实是在混淆视听,无形之中将非礼林清霞这个黑锅卸了给他。 “青霞,是不是发生什么事?”一道林青霞所熟悉的身影走上来,却是他单恋了几年的成熟男人秦汉。

“刚才……”林清霞原本是不想说出来,但是她又想知道秦汉知道后,会不会对自己进行关心。 所以吞吞吐吐说道:“他刚才占我便宜。 ”不曾想,秦汉彻头车脑是一个优柔寡断的男人,第一反应不是为林清霞出头,而是反过来小声劝她道:“青霞,你知道这里什么场合,凡事要以大局为重。 ”“青霞!”这个时候,秦祥林也走了上来。 只是不等他开口发问,就被一旁的秦汉拉住,摇了摇头让他不要多事。 秦祥林性格比他冲动得多,很可能因为这样去得罪这些公子哥。 失落中的林清霞,上前拉了拉叶景诚。 为了终止这场闹剧的发生,她说道:“叶先生,黄少可能真的是不小心。 ”“呵!”叶景诚冷笑一声,说道:“一次是这样,两次也是这样?”“阿诚,你先不要这样,到底发生什么事?”胡茵梦也走了过来,挽住叶景诚手臂问道。

“没什么,或者只是我多管闲事。 ”叶景诚看了林清霞一眼,硕大:“我先走了,你晚点给我电话。 ”叶景诚突然的离场,让胡茵梦和林清霞两人面面相觑,后者不想胡茵梦误会些什么解释道:“刚才叶先生想为我出头,但你知道这里怎么说都是公共场合,所以我就……”“阿诚,你等我一下!”胡茵梦已经猜测到大致的情况,或者说其他来宾也不难看出是怎样一回事。

先有林清霞无缘无故叫了一声,然后再有叶景诚动手打人。 那不用说,这个问题就出在王文洋身上。

至于他做了什么事惹得叶景诚要发火打他,在这种知道一些信息又不是知道得很全面的情况下,是容易引人不由自主的进行联想。 王文洋还可以是做了什么,肯定就是他去占林清霞便宜。

正好又被叶景诚看到这一幕,再结合刚才两人产生的恩怨,动人打他也算正常人的血性。

不过王文洋这种行为也太不堪了,就算真的对林清霞有非分之想,也不应该当众对她动手动脚。

想你堂堂一个豪门的大少,差些什么都不会说差女人吧?甚至只有你招一招手,大把女星等着攀上你的半边床位。 王文洋在弟弟王文祥的搀扶下,站了起来并整理了狼狈的仪容。

他不是蠢人,王永庆那么大份家业他守不住,是因为他的能力没到那个地步,并不代表他一点能力都没有。

王文洋的思维在急转之下,马上有了跟大部分宾客同样的猜测。 每个人都以为他非礼了林清霞,事实上呢?绝对是那个姓叶的动的手脚,然后再找借口栽赃嫁祸给他。 但是眼前明显是一个哑巴亏,因为他刚才被叶景诚一拳过去,思维在那瞬间没办法反应过来。

如果在那个时候他进行解释,可能还会有人信他说的话。 现在?这些宾客经过叶景诚的自导自演,早就对他有了一番先入为主,他再怎样去解释在众人想来,都等于是在掩饰他的罪行。

“可恶!”王文洋紧握拳头,做出一副咬牙切齿。

刚才他还说自己略施小计,就可以将叶景诚玩得团团转。

没想到一转头,就被对方搞到在这么多人面前失礼,一个个都把他当成色中饿鬼。 “王老弟,手感过不过瘾啊?”这个时候,黄任钟走了上来,脸上尽是一股玩味。

上一篇:《恶作剧之吻》直树30年后写给湘琴的情书    下一篇:没有了
最近更新
精彩推荐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