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歌书籍

七百二十七章 走马荐良才(第一更,求月票)大明文魁最新章节

作者:本站 | 分类:现代诗歌| 浏览:115

七百二十七章 走马荐良才(第一更,求月票)大明文魁最新章节

说完后,林延潮向申时行起身告辞。 临别时,林延潮向申时行道:“恩师,若冯铛一倒,将来恐有部权压阁权,互为制衡之日。 ”“那时恩师晋至元揆,亦只能听命从事,难道这就是恩师所期望的吗?”林延潮临走时,仍不死心,决定再劝一把申时行。

申时行闻言道:“延潮,政有政体,阁有阁体,禁近之职,在密勿论思,委曲调剂,非可以悻悻建白,取名高而已也。 ”林延潮的意思是,眼下冯保(司礼监),张四维,申时行(内阁)共同制约着小皇帝,形成政治平衡。 这政治平衡一旦打破,皇权作大,那时六部就不会如今天这般对内阁俯首听命了。 恩师你也不想,当了首辅以后为橡皮图章吧。

而申时行打太极说,内阁本就是禁近之职,只要替天子保密,不需要你思考什么。

我在大臣与天子间相护协调即可,至于其他的话不会啰嗦一句。

申时行向林延潮道:“延潮,你身为翰林,一切当以入阁为矢。

他日老夫若为首揆,还能不会在天子面前力荐你吗?”“眼下你务需忍耐,不可轻举妄动。

你心底若有抱负,不妨将来再施展啊。

”林延潮劝不动申时行,申时行倒反过来劝林延潮了。 林延潮道:“谢恩师栽培,那学生再问一事,若前任阁臣触怒天子,以致降罪,恩师也不闻不问吗?”申时行一愕。

林延潮这话终于说到了他的心坎里。

林延潮问的涉及到一个官场上的潜规则,那就是官官相护。

林延潮之所以想保张居正身后,其实就是保将来林延潮自己。

那对申时行而言,保住张居正,何尝也不是保自己呢。

若担任过内阁大学士的大臣,将来都没有好下场,那么这个高风险职业,谁干了都整日提心吊胆的,自己也是不爽啊。 今天你能用这个借口将你的前任整下去,那么明日别人也能用这个借口将你整到。

嘉靖朝夏言被杀,严嵩被抄家,这几个首辅就是被嘉靖用发动群众斗群众的手段整垮的。 文臣表率的首辅大学士,竟搞成了高危职业。

前车之鉴在前,所以徐阶以后,这些阁老们各个都学精了。

大家就算见了面都恨不得问候对方十八代祖宗,可也达成了的一个共识,那就是基础的底线。

这底线在哪里?就是咱们不杀人,不抄家,相当于宋朝不杀士大夫。

谁敢破坏这规矩,将来必遭到这规则的反噬,就算天子也不例外。 故而张居正之后的,明朝首辅在皇帝面前一个比一个会打太极,以学习徐阶为荣,张居正为耻,这就是恶果。 申时行踱步沉思了片刻,然后道:“阁臣之荣辱,事关国体,岂能不护。

”林延潮心知涉及至这一点,连申时行也不可与自己敷衍。 于是林延潮道:“有恩师这句话,学生就知道如何办了。 ”见林延潮这么说,申时行立即就后悔了,马上补救道:“那也需有万全之把握方可。

”林延潮道:“恩师,学生明白了。

”说完林延潮这才真正告辞离去。

林延潮走后,申九入内。 申时行叹着道:“这林三元,真是令人不省心,不是阁老却操着阁老的心。

”申九笑着道:“老爷你不是正欣赏林三元这一点吗?否则也不会最重看这个门生啊。 ”申时行点点头道:“话是这么说,可是延潮这何尝不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。

他这是要把自己的前程全部达上啊,年纪轻轻得来的状元,又是三元及第,仕途还这么顺,故而他实太不知珍惜了。

”“你马上去与宫里打个招呼,说我会荐沈一贯为日讲官。 有此人在,至少延潮也有个帮手,或者我们也有个退路。

”申九一愣马上道:“是,老爷。

”从申府回府后。 陈济川立即向林延潮问道:“申阁老怎么说?”林延潮摇了摇头道:“恩师不仅不支持,还大力反对。 ”陈济川心底松了口气,面上道:“老爷,申阁老,对你是一片爱护之意,若是你被牵连至此事之中,也是辜负了他一番栽培之意。

”林延潮点点头道:“我怎能不知,你们都不希望我替张文忠说话吧。 ”陈济川垂下头,表示默认。

林延潮笑了笑道:“无妨,心存畏惧,也是为官长久之道,我还是那句话,没有完全把握,我不会说一个字,你先去将孙承宗叫来。

”陈济川称是后离开。 不久孙承宗入内见林延潮道:“东翁,这么晚了叫我有什么事吗?”林延潮笑了笑道:“孙先生来我幕中有多久了?”孙承宗道:“大约一年半了吧。 ”林延潮点点头道:“是啊,光阴如箭,当初孙先生来府上之情景,仍好像是昨天的事啊。 ”孙承宗笑着道:“东翁,说来惭愧,你聘请孙某为大老爷的西席,但孙某却未能尽职,真是令人难为情啊。

”林延潮闻言大笑道:“孙先生,也会难为情吗?不过这一年半来,孙先生在幕中替我出谋划策,实助我良多。 ”孙承宗听林延潮这么说,不由一愕问道:“老爷,怎么突然与孙某说这些话,莫非府中要出什么大事吗?”林延潮笑着道:“哪里有什么大事,对了,我记得我与你说过,你在我幕中,可以随时参加顺天乡试。 ”孙承宗垂头道:“是,我正在准备考遗才试。 ”要知道孙承宗虽是顺天府的在籍生员,但因为他出外游学,并不在学宫里报备。 再加上孙承宗没有钱打点学官,所以科考成绩从来都是在三等以来,只是侥幸没有被革除而已。

所以如孙承宗这样的生员要参加顺天乡试就要经过录科,遗才的考试,通过后才允许参加乡试。

在乡试里有一不成文的规矩,就算你通过了遗才试参加乡试,那么考取几率,以及名次也比科考上来的士子低。 林延潮向孙承宗道:“既是如此,今年的遗才试你就不用参加了。 ”孙承宗讶道:“这是为何?”林延潮拿出一书信道:“我已与顺天府督学举荐了你,你持我的荐信,就可直接去参加乡试了!”ps:今天两更求一下月票,兄弟们帮帮忙好不。

上一篇:老人色情服务现场图片:与中年妇女当街进行色情交易图片,    下一篇:没有了
最近更新
精彩推荐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