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歌书籍

第0072章 疯狂的流火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

作者:本站 | 分类:现代诗歌| 浏览:193

第0072章 疯狂的流火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

一群精锐的士兵,先进的步兵战车,他们中间必然还拥有不少进化者。

荒废的a市,一处幸存者临时集居地,一个充满凶残、暴戾气息的变异生物,与其和平相处的人类。

事态透着种种古怪,云海先前之所以没有冲上去打看集装箱看看,只是因为他不想就因为一时的好奇,跟这些人发生冲突。

然而对方却是不知死活,竟然在异形与触手怪打得不可开交时,带着集装箱中未知的变异怪物跑来捣乱。 五只异形的死亡,是不是能换来一只寄生触手怪诞生的触手异形,确定不了这一点,云海的心中已经很不爽了。

那些军人及未知的怪物出现,更是让云海心中的戾气大盛,杀意腾腾。 蜘蛛异形皇后和触手怪的战斗,不是他能够插手的。

但是,云海也不允许别的势力,在这个关键的时刻,插手进来。 “你们非要跑来,找死么?”心中嗜血的冲动和对杀戮的渴望,一瞬间被点燃,云海冷笑一声。

身躯“唰”地一闪,他便消失在了地下停车场入口处。 “吼!”未知的生物,速度极快,云海刚刚消失,怒吼声再一次响起时,它距离地下停车场已经不足千米距离。 整体呈流线型的怪物,在暴雨中全力奔跑起来,就跟一辆坦克似的,横冲直撞。

挡在它面前的一切事物,不是被踩烂,便是被撞飞。

“来了么!”异形化的感观当中,代表怪物的庞大生命光影出现,躲在停车场外一辆汽车后面,并没有发现那些军人的踪迹,云海拉开的弓弦遥遥锁定了它。

一股混乱而暴躁的气息,从狂奔而来的怪物身上,铺天盖地弥漫开来。

异形是恐怖、冷血。

寄生虫是杀戮、血腥。 散发出来的气息上,两个来自外星的生命很相似。

跟它们不同,这庞然大物散发出来的气息,就是极端的混乱、暴戾。

那就像是把无数生物的气息压缩揉制,硬生生挤进一个生命体内部,在它狂暴的时候,异常的混乱地显现出来。

黑暗中,一只信使幽灵似的出现了。

狭长而瘦削的身躯没有带动半点风声,躲在一辆翻倒的货车车厢中,在漫天的雨帘中,它猛弹而起,轻巧地落到了怪物体侧。

“吼!”仿佛只有怒吼,才能发泄它那狂暴的情绪,怪物依旧猛冲向前,体后那接近体长的巨尾猛摆,狠狠地抽向了自己后背。 强大的力量作用下,密集的雨帘被巨尾抽碎开来,虚无的空间仿佛都迸发出了一阵涟漪波纹。 眼见足以抽断钢铁的巨尾到了身前时,尾刃没能破开怪物背上的金属事物,那只信使异形纵身一跃,电光火石间险险避了开来。

尾尖钩住了路边的灯柱,并没有直接落下地面,身躯在半空中一转,那只信使连同另外一只草丛中跃起的喷酸异形,又一次扑向了庞大的怪物。 “咻!”长箭离弦,怒射出去。

异形化的感观当中,不到百米距离,长箭却是被怪物的鳞甲弹开,根本破不了防御。

“看上去跟某种爬行动物一样,只是四肢要粗长一些。 还有,它背上那一片金属事物是什么?防具?”生命光影中可以区别个大概,云海看不清怪物的模样,缓缓收起了猎弓。

一只接一只的信使弹起、落下,不停地攻向那怪物。 速度或许不够快,但怪物庞大的力量弥补了这个缺陷。 再加上狂奔而来所向披靡拟的冲势动能,几只蜘蛛异形喷出蛛丝还想缠住它的四肢,都被怪物疾奔间巨力扯断。

几只喷酸异形张开了嘴巴,显然在与寄生者变异人的激斗当中,已经喷吐了数次,此时喷出的酸液都凝不成一条线。

虽然如此,几乎就是贴着怪物的身躯并行猛冲,几只异形喷出的酸液仍旧精准地击在它的身躯。

本身酸液就不够多,再加上怪物的鳞甲光滑,酸液被雨水瞬间冲散流淌下去,酸液可怕的腐蚀性并没有体现出来。

信使异形的攻击,几乎无功。

这便是差距,或许面对体型差不多大小的生物时,就像人类,信使杀戮起来,速度不比雄蜂甚至是禁卫异形慢。

但就怪物这样的体型、力量,再加上坚硬的鳞甲,信使的攻击,很难破开它的防御。

当然,如果把信使换成雄蜂异形,强盛不止一倍的力量,更锋锐的爪牙,这怪物怕是不敢漠视了。

即使如此,那怪物已经烦不胜烦了。

它不再理会背上尖爪、尾刃攻击自己的信使,哪怕是它们弹出的内巢牙,也只能击破坚硬的鳞甲,无法伤害到它的肌肉。 巨尾弯下来,怪物将不要命似的冲向自己腹部的信使逼开。 起先还能防住,当迎击上来的信使超过了十三只时,防不胜防,它相对柔软的腹部开始出现一道道细小创洞。 尖爪只能在布满灰白鳞甲的腹部抓出一道道伤痕,而更犀利的尾刃却能捅出一个个细小创伤,虽然都被它的肌肉夹住不能深入,但些微的痛楚,仍旧让怪物震怒了。

鼻孔里喷出狂风似的气流,依旧没有收住冲向地下停车场的脚步。 怪物肌肉抖动将一只只信使抛飞,头颅猛转,血盆大口一张就向一只跃向它颈部的信使咬去。 还是太激进了,那只信使攻击的方向,明显是怪物的颈部。 本身弹起的速度冲势,再加上怪物头颅闪电般一探,避无可避的它,尾椎连同下半身就被它的血盆大口咬住。

剃刀般的锋锐巨齿闭合,“咔嚓”一声,那只信使异形登时被咬断开来。

“噢!”或许可以无视其它伤痛,然而当异形血液从它的巨嘴当中腐蚀开来时,疯狂摆动着头颅,怪物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嘶吼。 粗糙而巨大的舌头被腐蚀了一小半,数颗尖锐的牙齿更是冰雪般消融,怪物的下颌出现了一个大洞,滴落下来的液体,同样将地面腐蚀开来。

怎么也想不到这世上还有咬不得吃不得的血肉生物,忙不迭就将咬在口中的信使半边尸体吐了出来,怪物又痛又怒,嘶吼连连。 半个身躯已经冲进了地下停车场,翻滚着的它半人立而起,就将嵌入了左前肢下管架中的火神炮拿了出来。 “突突突……”一道道流火从旋转的火神炮枪口喷射而出,就如横向飞驰的流星一样,随着怪物的身躯转动,疯狂地轰击着。 三只信使还来不及反应过来,就被大量子弹近距离击中,身躯直接被撕裂开来。

大片的水泥砖石粉碎开来,四处抛溅。

“轰……”一辆辆破败的汽车被子弹轻易地击穿,跳舞似的震颤着,被击中油箱的更是猛烈爆炸,熊熊大火燃烧起来。 凶悍的怪物,用金属狂潮尽情地宣泄着自己的愤怒。

危险关头,所有信使迅速地远离,消失在了怪物面前,还是有几只被子弹击中,虽然不比前面那三只直接被撕成碎片,仍旧是受了重创。

“尼玛这是什么玩意!”远远趴在地上看向那怪物,子弹形成的流火从身上狂飚而过,借着汽车爆炸的火光,看清了怪物的体型模样,云海的眼睛瞪得浑圆,面容都扭曲了。

上一篇:描写秋天景色的句子 2016最新版写秋天环境的说说    下一篇:没有了
最近更新
精彩推荐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