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歌书籍

第三百三十一回 密室暗议(二)沧狼行最新章节

作者:本站 | 分类:现代诗歌| 浏览:35

第三百三十一回 密室暗议(二)沧狼行最新章节

陆炳的话冷酷得不带一丝感情:“结果是夏言秘密派出了少林高手,扮作徐阶的侍从护卫,结果半年不到的时间,不仅那些江洋大盗全部被拿下,还扫清了延平府的十余处绿林山寨。 ”“徐阶也因此大功升任黄州同知,后来转升浙江按察使,然后调回朝中担任礼部侍郎,吏部尚书。

他这一路平步青云的背后,都有夏言的影子,这二位的政治同盟,在朝野人尽皆知,当然,你们这些江湖人物,对此不知道也属正常。 ”天狼说不说话来,他一直身在江湖,不知朝堂之事,但听陆炳这样说,应该是所言非虚,夏言的少林的后台,而徐阶跟武当关系非同一般,这是他早就知道的,只是没想到这二位居然还会有如此深的渊缘。

他突然想到了有些地方不对劲,的浓眉一动,开口道:“陆炳,以你的说法,二十多年前的徐阶也只不过是个延平府的推官,谈不上多有权势,为什么当时他的儿子徐林宗上了武当,能这么受待见?难道武当找后台只能找个五六品的州推官吗?”陆炳哈哈一笑:“你是不知道这些当朝官员,送儿子上武当,上少林的可不止徐阶一家,进武当的官家子弟多了去,当时比徐阶官更大的也不是没有,但徐阶是探花及第,自己家又是松江一带的大族,比一般的进士要强得多,而且一直有夏言当后盾,连当朝首辅的张璁也奈何不了他,这种权势可不是完全根据官品来的。 ”“当然,武当也是走一步看一步,如果徐阶的本事不够,在延平府就给张璁黑了,那估计就会是你李沧行和你的小师妹合练两仪剑法啦,因为武当虽然需要结交权贵,但毕竟也要把武学放在第一位,徐林宗有背景。

作为武者的天资也是顶尖,并不差过你李沧行,所以最后选择他而不是你,也属正常。 ”天狼一听到徐林宗和小师妹就是一阵心痛,他叫了起来:“不要跟我提武当,我不想听。

陆炳,你说夏言一手策划了灭魔之战,他又是图的什么?他这样位高权重的阁老,会管得到江湖上的事吗?”陆炳摇了摇头:“因为夏言和严嵩是死对头,当年严嵩本是夏言所举荐。 但是此人擅长溜须拍马。 迎圣上所好。 圣上喜欢道术玄学,每日需焚青词祷告上天,严嵩对此是乐此不疲,而夏言却是非常勉强。

导致圣上越来越看严嵩顺眼,而开始反感夏言。

”“于是夏言就开始结交江湖上的门派,如少林等,去搜集严嵩及其党羽贪赃不法的证据,严嵩心中恐惧,为求自保,也开始暗中结交魔教中人,做同样的事情,在你们的灭魔大战前。 这两位阁老已经靠着江湖的势力明争暗斗许多年了。 ”“夏言毕竟不是江湖中人,凡事操之过急,他想到的办法就是干脆把魔教一并消灭,这样严嵩一党自然不攻自破,结果这消息走漏了风声。

不要说我的锦衣卫,就连严嵩那里也接到了密报,提前通知了冷天行作准备,这就是你们落月峡之战惨败的原因。

天狼,你现在知道了这一切,是要怪严嵩支持的魔教杀你师父呢,还是要把仇放在挑起这场必败之战的夏言身上?”天狼听得目瞪口呆,时至今日,他才算明白了落月峡之战的真正原因,居然是朝中两大重臣的互斗,而自己的师父,和在落月峡战死的那数千同道,甚至魔教战死的上万门徒,都不过是两个野心家的棋子而已。

天狼恨恨地说道:“如果你说的是事实,那夏言确实害人不浅,他做事不密,却又好高骛远,要说害死我师父的仇人,确实可以算他一份。 ”陆炳微微一笑:“灭魔之战,需要你们江湖各正派联手,才有胜算,但人多嘴杂,正派内少不了魔教的耳目和卧底,这种事情是隐瞒不了的。 只是你们武当的紫光道长,还有少林的空见大师,其实在黑水河边就能看出魔教是有备而来,先用这些旁门左道之士消耗你们的锐气,再在落月峡设伏,这一仗没有赢的可能。 ”“我本想阻止你们的这场大战,因为在你们正邪各派中,我的卧底着实不少,象澄光这样的人损失了实在可惜,所以我为此不惜让达克林杀了林凤仙,就是想劝你们回头,结果你们根本不领我的情,还是执意要去送死,这也能怪上我吗?”天狼抬起头,眼中光芒闪闪,恨声道:“不,虽然我们在落月峡会打输,但如果不是巫山派突袭我们的后路,让我们进退失据,是不会输那么惨的,我师父也不一定会死,陆炳,这归根结底还是你的阴谋,你别想赖到别人身上。 ”陆炳冷笑道:“巫山派早在你们去之前就召集了几千人手埋伏在峡内外了,她们跟峨眉派早已经是仇深似海,即使我不杀林凤仙,也一定会断你们后路的,天狼,你们正道联军没有深通兵法,知道进退的主帅,说白了只不过是一群江湖上的武夫而已,指挥水平跟那冷天行相比不是一个档次的,就连巫山派的屈彩凤,其指挥大部队作战的能力也比你们要强得多,你还不承认吗?”天狼给说得哑口无言,低头不语,半天,才叹了口气:“事已至此,多追究也没用了,我们是正道,他们是魔教,自古向来正邪不两立,就算没有夏言的指使,我们也迟早会打这一仗的,这一仗就算战死沙场,也是死得其所,陆炳,我相信当我师父作为武当弟子,而不是你锦衣卫的卧底战死的时候,他是问心无愧的。

也不会希望我为这事去对夏阁老有什么不利。 ”陆炳摆了摆手:“你别误会我的意思,我可不是要你去刺杀夏言报仇什么的。

夏言的身边,高手如云,只有皇上才有可能取他的性命,何况他现在已经倒了,皇上若是想要他的命,一道圣旨即可,那些少林高手也保不了他的命。

我随便派几个鹰组的锦衣卫就能把他拿下,用不着你天狼。 跟你说这些,只是要你认清楚一件事,所谓的黑白善恶,并没有你原来想的这么简单。

”天狼咬了咬牙:“我答应你进锦衣卫,可是和你有言在先,第一,我去留自便,哪天查清楚了武当的内鬼,让我亲手报仇之后,我就会离开。

第二,我不做有违侠义,残害忠良的事。

第三,你不能阻止我对魔教和巫山派的人复仇,还要帮我创造这种合法剿灭他们的机会,陆炳,这是我和你之间男人的约定,我希望你能一直记清楚。 ”陆炳点了点头:“不错,这个约定我记得很清楚,所以我希望你能在呆在锦衣卫的时间里好好干,可是今天你的表现让我失望,我不说让你残害忠良,但是血冷心硬,保护自己是起码的,你对女人心软,对敌人心软,就不可能和我们的敌人战斗,如果有一天你发现了害你的人是一个看起来柔弱的女子,你会下得了手吗?”天狼毫不犹豫地说道:“血海深仇,不死不灭,有什么下不了手的。 ”陆炳哈哈一笑:“行了,天狼,不用在这里装凶犯狠,你不是那种人,就是对屈彩凤,你也照样下不了手。 老实说吧,你的武功,智谋我都不担心,担心的就是你狠不下这心来,因为你的敌人,不会对你心慈手软。

”。

上一篇:形式婚姻会员曌4485的交友信息    下一篇:没有了
最近更新
精彩推荐
友情链接